文学资讯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资讯 >> 原创文学
返璞归真——乐府古诗中的离情
时间:2013-05-20 13:10:37     作者:jialiqing   

        唐诗和宋词是在上大学之前我接触最多的古代文学类别。唐诗音律和谐,朗朗上口,宋词文辞优美,情意绵长。大多是文学家经过细心雕琢而成的精品之作,换言之,“雅”是唐诗宋词的主要格调。直到后来利用大学图书馆丰富的资源,我接触了汉赋、古诗、乐府等体制教育的非主流文学题材,大大开阔了眼界,审美观悄然发生了改变,越来越喜欢古诗乐府不加雕琢,言语质朴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中的感情都是在大地上生存的质朴人民发自内心最原始的感情,娓娓道来,没有任何虚伪和矫情,我时常觉得那些就是自己的影子,即使时隔千年也让后世的我产生了深深的共鸣。

         创作于唐朝以前的古诗乐府虽然年代久远,但并非曲高和寡,反而通俗易懂。我们都能背诵几句乐府歌辞,诸如劝人惜时进取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诸如渴望真挚爱情的“愿得一心人,白头不想离”,再如叙述相思离情的“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歌辞都比唐诗年代久远,却总能恰到好处地道出我们的心事。这些乐府诗背起来比唐诗简单得多,因为这种语言质朴无华,像流水一样自然。当我追本溯源,重读这些乐府诗辞时,如寻觅到知音一般,让人激动不已。

        我最想谈谈的是几首与爱情有关的离情诗,这也是最能打动我的。

其一为古诗十九首之一的《行行重行行》:“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相去日以远,衣带日以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生别离”三字一下子就悲凉到人心里去,两情相悦,短暂相聚,夫君却要独自远行,妻子只能含泪相送,这是比死别更加难喻的痛苦。你明明在那一方,但是我却见不到。“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空间的距离是相思无法逾越的地理阻隔。“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望”,心里牵挂你,怕你旅途劳顿,再见面又不知是怎样一番光景。这种送别的情景,唯有经历了才知道要失去你是多么不忍心的事儿。“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则是比兴。动物尚且眷恋它们的故乡,何况人呢?故乡有你心心念念的人天天期盼着你等着你,那是你温暖的避风港。“想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则是离别时间长,相思成病,形容憔悴的侧面描写,多么让人心疼。难怪柳永的“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岁月在相思中慢慢消逝,人也渐渐变老,这是多么漫长而痛苦的过程。而人生毕竟充满希望的,心爱的人终会跋涉过千山万水回到你身边,与其形容枯槁而相见,不如用明媚来等你,于是“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这样,远行的人也不会担心你照顾不好自己。这才是不负相思最好的方式。

   这样的一句诗在唐诗中已经很难见到,近乎“俗”了,但是确乎写出了我们的生活,读来倍感亲切。我能看到我自己,无论是在远行的时候思故乡,还是在家的时候思念远行的人。由悲不胜悲到淡然释然,以消极开始,以积极结束,这才是我们看待离别的态度,这才是我们看待人生的态度。暂时忘却离愁,总有一缕希望的阳光穿透浓浓云雾。

   其二是《饮马长城窟行》:“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旁,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首句“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中连词的运用把绵长的相思表现得淋漓尽致。美好的春天,在长满青青芳草的河畔,爱人却要离我远去,留我独赏。万物生机勃勃,思念的愁苦也像青草一样肆意蔓延,满目青草即是满心离愁。唐朝王昌龄的《闺怨》诗:“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杨柳青青,芳草菲菲,以乐景衬哀情,哀情更哀。

      近代高僧、艺术大师李叔同之《骊歌》也借鉴了这种写法:“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唯有别离多。”谱上奥德维凄恻温婉的曲子,传唱者莫不动情。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旁,忽觉在他乡。”这种离别后的相思大多人应该都不会陌生。在梦里与亲爱的人相见,剪烛西窗,共话巴山夜雨,醒来之后,枕边人何在?真希望这个梦可以一直做下去。醒来时 一下子跌落失望的深渊,唯有泪湿枕畔。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枯桑与寒水衬托了离别之久,也是相思令人老,相思令人心寒之意。“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则是给被相思折磨的人雪上加霜啊,看见旁人团聚恩爱,自己想要向他们打听心上人的消息,却不予理睬,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峰回路转,游子终于有消息了:“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多吃饭好好保养身子,我一直在想你,很想很想你·····与《行行重行行》末句“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相类,只不过一个属于自我安慰,一个属于得到心上人的关心,得知他也很想自己,让相思不至于那么苦得没有盼头。

两首乐府犹如话家常,实诉肺腑,写寻常人的故事和感情。离别何其常见,相思何其普通,不用铿锵有力,不须缠绵悱恻,无心雕琢,直白道来。

相思之苦可以来得漫长无边际,亦可轻淡不迫切,千年之前是如此,千年之后亦是如此,正如东晋王羲之《兰亭集序》所言:“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所以我深深被这质朴无华的语言所打动,我在诗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像自己一样的大多数寻常人所经历的离情。

    唐诗宋词的“雅”是一种美,古诗乐府的“俗”也是一种美,而在叙离情之时共性多了起来,如唐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这情这景与《饮马长城窟行》竟是一脉相承的。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离别不期而至,当相思涌上心头,我愿意返璞归真,来一次复古式的浪漫。如果我思念远行的人,我愿“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如果远行的人思念我,我愿意亲笔写下锦书寄去:“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上一篇:作一首为你送别的诗
返回到目录:回到目录
下一篇:黑暗中的信任
0个赞


热门评论
还没相关评论,快来评论吧!
我要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或者先注册为会员!